2018年7月6日 星期五

國粹或現代?《直到長出青苔》


DSC08002

以杉本的說法是:
儘管我身處後現代時期,然而我希望自表為歷經後現代的前後現代現代主義者






書名:直到長出青苔(苔のむすまで)
作者:杉本博司
譯者:黃亞紀
出版社:大家出版

        對攝影、歷史、文化有興趣的讀者,非常推薦這本書。這本書可謂作者學貫東西後對攝影、文化與歷史的反思。然若非對日本文化、歷史、佛教與攝影史瞭解的讀者,可能不好理解。

        在《攝影文化論》上到這本書時,我替同學補充了非常多的背景資訊與知識。因為若不瞭解作者提及那些名詞、主義背後的意義,那麼翻完也不會得到任何東西;反之若能理解那些知識,可說是當代藝術的一劑大補帖。

        此外非常難得的是:本書的譯文水準堪稱頂尖,絲毫無愧譯者專業。從句尾和語氣的轉折都呈現作者的語感,若您對日文翻譯有興趣,我建議購入日文版對照,以明譯者之功。然而,書中白璧微瑕之處在於p112的「免罪符」。

        免罪符是什麼東西呢?免罪符(めんざいふ)其實就是漢語所謂的「贖罪券」,這種直接把日文漢字套用的問題是一般譯者常見的問題,但發生在黃女士的作品中,稍欠周詳。

        總之,我非常推薦這本書給期待攝影能成為一種藝術的讀者閱讀。

        優點談完了,接著來談這本書,不,與其說是這本書,不如說是貫穿作者所有作品的史觀問題。在此之前我們先談一個詞:「modernist」(現代主義者)。簡單來說,這是指以「現代主義」(Modernism)為核心的創作者總稱。

        「現代主義」是瞭解《直到長出青苔》及杉本博司的重要關鍵詞,我們在課堂上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去解釋「前現代」、「現代」與「後現代」的相互繼承、斷裂關係。讀者若有興趣的話,建議找社會科學類相關的書來看(不是藝術類,也不是網路資料)會比較容易理解三者之間的關係。

        為何不找網路資料?大家應該都能理解其間良莠不齊,而與本文相關的是:若讀者以漢語搜尋「杉本博司」+「現代主義」,應該都能查到「杉本博司被譽為最後的現代主義者」如此云云的說詞。

        先不提「最後的現代主義者」此等令人嗤笑的中二語彙,來看「被譽為」這點,到底是被誰譽為?然互相傳抄的網路資料中並未提供這點。

        實以杉本的說法是:「儘管我身處後現代時期,然而我希望自表為歷經後現代的前後現代現代主義者So, even though I’ve lived in this postmodern time, I probably call myself a postmodern-experienced pre-postmodern modernist!

        的確,面對資本主義世界時,杉本博司站穩現代主義的角度立場與之對話(例如《Portrait》系列作);然而回歸母國時,與其說杉本是純粹的現代主義者或歷經後現代的前後現代現代主義者,不如說他更接近國粹主義(国粋主義,讀音こくすいしゅぎ)者。

        也正因此,導致他書寫歷史時因史觀問題產生偏誤。舉例來說,他談到近衛文麿(大東亞戰爭時擔任三次首相的重要人物,敗戰後自殺)有些看法和近代史學界不甚一致,[1]不過近代史本來就是爭議極高的領域,看法相左這點可以理解,但作者將近衛文麿寫成近衛文就令人難以接受了。[2]

        史觀不同,還能以立場不同進行討論;但史實誤認則慎難對話。《直到長出青苔》有專門的中文版序,[3]作者提到:

一九三八年一月十六日,日本近衛文麿[4]首相發表「不與中國國民政府交戰」聲明,但是日本仍然拒絕了由德使陶德曼(Oscar P. Trautmann)主持的和平調停

        光看這種敘述的話,會覺得日本不但政府誠心努力,更找來盟邦的大使與蔣介石政權和談。然則對方卻無心和談,辜負近衛首相的苦心。

        但很可惜實情並非如此。讀畢〈近衛聲明〉(近衛声明,讀音このえせいめい)的全文,完全沒看到類似「不與中國國民政府交戰」的字眼,最接近的字彙恐怕是「爾後國民政府ヲ對手トセズ」。這句話光照字面直譯是「今後不以國民政府為對手」,光看譯文也許有「不和國民政府作戰」的味道,但其真意為「不以國民政府為談判對象」,更直接的意思是:「不承認蔣介石政權」。關於此時近衛文麿內閣較軍部更強硬地要全殲支那,在各日本史教科書均有述及,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參照。[5]

        在單方面的否認宣言下,所謂的「兩國和平談判」至此已無任何意義,雙方唯有死戰。

        退一步說,也許爾後國民政府ヲ對手トセズ」真的是不以國民政府為交戰對手,那接著就是繼續和談了吧?但日本政府召回駐華大使川越茂,徹底關閉與蔣介石政權的外交管道。因此所謂「不與中國國民政府交戰」在史實上是完全不成立的

        是故,與《直到長出青苔》同名的最終章,我建議讀者審慎閱讀,思索作者何以形成如此史識的原因,並探究文中的史實是否正確

        最後提及這本書名的由來,原文是「苔のむすまで」,來自日本國歌:

君が代は
千代に八千代に
さざれ石の
いわおとなりて
苔のむすまで

        附帶一提,在日本佔領香港時期,國歌有漢語版:

皇祚連綿兮久長
萬世不變兮悠長
小石凝結成巖兮
更巖生綠苔之祥


        直此末法時期[6],仍舊以國歌一語為書名,若以「最後」冠名的話,我想杉本賢兄理當稱為「最後的國粹主義者」。


DSC08002
作者認為的東京都心秘境



       





延伸閱讀:







[1] 對當時背景無資訊的讀者,我建議由半藤一利的《昭和史 第一部》入門。不過要注意的是作者相當偏袒天皇。
[2] 《直到長出青苔》p217寫成「近衛文磨」,但原文版中作者就寫錯。
[3] 原文版並無此節。
[4] 這次是正確寫法。
[5] 若以前述的半藤一利著作,可見《昭和史 第一部(上)》pp. 203-206
[6] 佛教用語,本書亦有〈末法再來〉之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