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7日 星期四

媒體無能面對現實





  我跟老闆說這是錯的,但他要先我報了再說。」陳說:「然後到了十點,大家都在最新消息中說,那個人不是嫌犯。





導讀:


    這是一篇譯稿,原文為They Can't Handle the Truth2005.02.28發表於Los Angeles Times當年與費資威廉共同翻譯本文。



    我向費茲威廉提到,儘管我們早已瞭解這種狀況,但透過國外記者的觀點,我才確實感受到台灣媒體環境對他們來說是確實的奇觀。因此譯完之後只在媒體改革的討論區與電子報發表,之後便將此文束之高閣,儘管搬移部落格,也未將此文一併帶來。


    但是,距當時已超過六年,為何選擇今日重見天日?


    很簡單,因為本文所訴的現象完全沒有改變,把文中的例子換成今日的震災、核災新聞照樣是成立的。從此現象也可以直接證明就算經過六年,我們的努力還是沒獲得成果,但這不代表我們的行動是徒勞無功的,就像把石頭扔進水池裡,儘管一時之間無法從充滿綠藻的水面看出什麼端倪,但它的確存在,證據就是現在串連、呼籲媒體改革的聲浪日益擴大。媒體走到今日,並不是六年的發展,因此我們也不期望僅以六年的時間改善,為了真正民主的媒體,我們仍然必須挺身。

    此外關於標題的譯法,直譯是「他們無法應付真實」, 這些詞不是什麼難字,我想以各位的程度都能瞭解,但考量到語境和語法,翻成「媒體無能面對現實」, 這樣的情況也和本文所述:「明知現實如此,卻做出『向壁虛構』的新聞」 此一情況相合。


    最後,歡迎各位有志之士按網路禮儀,以本文網址進行分享,並婉謝全文轉載。




They Can't Handle the Truth

By Mark Magnier
Times Staff Writer

February 28, 2005




  台灣媒體用盡一切辦法製造新聞,即使事件根本不存在。媒體改革者對如此肆無忌憚的媒體文化也毫無辦法。


  【台灣‧台北】


  身著亮藍色套裝,戴著墨鏡的艾爾頓‧強爵士在午夜時分來到這裡時,在機場歡迎他的是一群向他推擠上來,對著他的臉猛按快門,並且咆哮著問題(barked
questions)的本地記者。


  這位流行樂巨星想要躲開,但很快就面紅耳赤,開始怒罵三字經。


  義不受辱的台灣記者們也回嘴大罵,有些人叫他滾到別的地方去。


  要是台灣人都像你們這樣,我們很樂意離開台灣。豬!你們這群豬!」這位擁有爵位的藝人,在去年秋天發出這樣的怒吼。


  我去過六十個國家,機場裡的那些電視記者和攝影記者,是我見過最沒教養的」幾個小時後的演唱會上,坐在鋼琴前的強對歌迷說:「如果我侮辱到任何台灣人,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可是對於那些人,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衝著他們的


  姑且不論大明星的裝腔作勢,但台灣媒體確實是全亞洲最具攻擊性的。在台灣這個地方,文字和電子媒體時常為特定政商勢力搖旗吶喊,而人們對毫無節制的新聞自由看法也呈兩極化:或譽為對執政者大無畏的監督,或視之為亂源。


  媒體內外的改革者們早已對媒體的放蕩不羈,以及對他人名譽和生命的破壞力量憂心忡忡,也努力抵抗媒體內部蔚然成風的羶色腥、黨同伐異和腐敗墮落。有些人則辯稱,媒體只是台灣社會的寫照,反映這個亞洲最自由開放社會的現狀。


   對島國這些自詡為伍華德和伯恩斯坦[1],卻被稱為食人魚吸血鬼,與各種不堪入耳稱號的傢伙避之唯恐不及的,還不只是國外名人。幾年前,時任台灣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連戰,在出訪多明尼加後甩開記者,秘密走訪烏克蘭,結果全台灣各大報社全體動員,在世界各地搜索他的行蹤。


  過了幾個月,外交部長章孝嚴又在出訪南非途中上演類似的脫逃戲碼。在密訪比利時後,章氏一回到台北就被憤怒的記者圍剿,於是提出「外交煮飯論」為自己辯護。他說,在記者的緊迫盯人之下辦外交,就像煮飯時鍋蓋不停被人掀開一樣。


  但為免進一步開罪這些靠墨水吃飯的傢伙,他連忙道歉,並請求記者們見諒。


  還有人指控,幾年前電視明星白冰冰的女兒被綁架時,就是因媒體的放縱而造成致命後果。這位歌星批評媒體駕著大小車輛和直昇機追著她全家跑,甚至在交付贖金的過程中窮追猛打。[2]


  你們是在幫我還是害我?」她在一場記者會問道。


  在她女兒的屍體尋獲之後,對媒體的控訴也就更尖銳了。「記者有罪!」白家鄰居們拉起了這樣的布條。


  新聞界則少見反省,他們將問題歸咎於編輯的壓力


  一位《聯合報》編輯在報社十四樓開會時說的這句話,後來被一篇呼籲媒體改造的文章引用:「你漏掉這條新聞的話,從這裡跳下去還便宜了你。你!至少要爬到二十樓,再跳下去!


  政府資料顯示,在台灣這個兩千三百萬人的市場裡,共有六個二十四小時播出的電視新聞台,4185家雜誌,172個廣播電台,135個有線電視台,2524家報紙,還有977個地方新聞通訊社。批評者說,收視率的肉搏戰帶來的只是對色情、兇殺、綁架和傷風敗俗的渲染。


  台北世新大學的新聞系教授管中祥[3],提到他的一位得意門生在某家地方電視台找到工作,卻在幾個月後匆匆辭職的故事。上司要她穿一件短裙,跨過排水溝裡的針孔攝影機,以完成一個關於遍布台灣的針孔攝影機如何偷拍猥褻鏡頭的「追蹤」報導。電視台手上沒有猥褻的影片,所以得自己製作一個。


  管中祥表示,這位初入社會的學生強烈反對,她的老闆則反問:「你要的是良心,還是收視率?


  台灣媒體的性格部分反映了它的演進過程,有人把這樣的轉變說成是哈巴狗變成瘋狗。在1988年之前,主流的報紙和電視台都是國民黨政權的傳聲筒,協助他們維持數十年的鐵腕統治。


  政府控制的減弱帶來了私有化,但幾家重要的電視台仍由政黨經營,媒體的公正客觀最多只能說是時好時壞。此外,政治在這個兩極對立的社會裡是血腥的格鬥,例如立院諸公的鬥毆直到近幾年才聲勢稍歇。


  陳水扁總統領導的民進黨政府,自有一套操縱媒體的手段,或說是操弄真相的手段。「台灣媒體的行徑實在很可恥。」華府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的葛萊儀(Bonnie Glaser)說:「但政府也經常干預媒體,雙方都肆無忌憚。


  新聞界的守門人表示,有兩億五千萬的預算是用在「說服」電視台邀請將領和政府希望的人選上談話性節目,及編寫有利於推動政策或宣傳政令的劇本之上。


  台灣政府在國外搞金援外交搞了這麼久,當然也會在國內這麼做。」師大大傳系教授胡幼偉以當局付錢給外國政府換取邦交的作法比喻。


  以小利籠絡新聞界,換取有利報導,在送禮傳統根深柢固的亞洲文化裡可謂司空見慣,目前也仍是台灣媒體的一大問題;儘管許多媒體觀察家認為這一現象正逐漸消失。


  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執行長盧世祥,同時也是大學教授的盧世祥[4],兩年前開過一門關於新聞倫理的課,結果沒有學生選這門課。他問學生們為什麼,有幾位學生回答,他們不想被現實世界裡毫無用處的道德束縛,讓自己「精神分裂」。


  大多數新聞機構極少查證消息來源,也極少更正錯誤報導。記者都知道,搶先同業一步就能獲得重賞,報導錯誤也無需付出什麼代價。誹謗罪的傳統根本不存在。


  許多記者根本不查證他們的報導。TVBS新聞網的資深記者陳昭仁提起一樁發生在台北的爆炸案。當時友台在九點新聞裡發出一條最新消息,指警方已經逮捕一名嫌犯。


  我跟老闆說這是錯的,但他要先我報了再說。」陳說:「然後到了十點,大家都在最新消息中說,那個人不是嫌犯。


  在去年總統大選裡,每家電視台都爭先恐後公布結果。某家電視台[5]報導國民黨獲得八百萬票,當它知道國民黨其實只得了六百萬票,尷尬的電視台趕緊停止計票,並宣布最新資料還沒送到。


  世上的政治人物是極少被質疑的,然而台灣記者對政治人物的攻擊性,就像對演藝人員一樣強悍。資訊自由流通,其中一部分是事實。在包道格(Douglas Paal2002年就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成為實際上的美國駐台大使之後,敏感消息的迅速曝光就一直令他困擾不已。


  根據無疆界記者組織,國際記者協會和自由之家等監督團體在2004年的調查,認為台灣媒體享有全世界最強悍的採訪自由[6]


  不過,還是有人希望媒體能做些有意義的改變。


  從政治談話節目到新聞、綜藝節目,本地的電視節目全是一片慘不忍睹。」新聞局長林佳龍在一篇呼籲媒體改革的文章裡寫道:「媒體環境的再造是當務之急。


  改革的呼聲正持續高漲,其中也包含了對政黨介入和過度商業化減弱媒體「告知」能力的憂慮。一項新法案要求所有政黨在年底前放棄他們在媒體持有的股份[7]。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也鼓勵全民抵制不負責任的媒體,並提出誹謗告訴。名譽被媒體損害的人也開始贏得判決[8]


  其他提升節目水準和媒體社會責任的提案也陸續出籠,包括一個以英國BBC或日本NHK為原型,由政府補助或訂戶繳費支持的公共電視網。


  2003年,在被輿論批判為假中立之名行偷渡政治利益之實後,政府決定放棄對全台最大的六家中文報紙的報導正確度和公正性評比計畫。決策官員也做出回應,要求媒體更善盡自律之責[9]


  媒體改革能在多快的時間見效還有待觀察,但也有論者相信,媒體只是反映了社會百態。


  我們的民主很可悲,媒體也一樣。」中天電視網資深副總裁陳浩說:「台灣社會既不穩定,又充滿黨派對立,我們得找到一個中間地帶。這些問題很難有一個解決辦法。


  在那之前,名人和政客仍需繼續抵抗媒體的死纏爛打。電視主播出身的陳說:「我們帶給他們知名度。這是他們要付的代價。













延伸閱讀:
英國新聞自由考(壹):不容碰觸的聖牛? 
雖然作者在文中提到「名譽被媒體損害的人也開始贏得判決」,但以事實狀況而言,恐非必然。

英國新聞自由考(貳):社會,誰負責任?
本文為台灣最優質報紙的註腳,當媒體忘了自身舉止之時,只好靠新聞史者喚起記憶。
請與註9相互參照。

英國新聞自由考(八):自由市場的昨日
為何新聞如此綜藝?提供你不同的思考。

英國新聞自由考(九):自拍、自殺的新聞自由
這就是導演上癮的終幕,注意篇首的引文,在這樣的企業下,發生這種事,意外嗎?
而且,身為閱聽人的我們,有選擇的自由嗎?

台籍新聞工作者被結構性消滅是成為傳聲筒的原因之一。
「人口學變項」的意義,可以說明這種現象。

本日投書:升火…優質報紙 看到感動與希望的報紙
                    天天看聯合報 社會滿分
你漏掉這條新聞的話,從這裡跳下去還便宜了你。你!至少要爬到二十樓,再跳下去!

而且這篇最優質投書旁邊就是這樣的道歉啟事:

向瓊瑤女士致意
對於本報三月十二日社論(
政治瓊瑤),知名作家瓊瑤女士委由家屬來電表示,雖贊同社論對於該政治人物的評論,但對將其與該政治人物為對比一事無法認同。

瓊瑤女士著作廣受社會喜愛及尊重,若因該篇社論造成瓊瑤女士傷害與困擾,謹此向瓊瑤女士說明並致歉。

看這樣的社論學邏輯,真的妥當嗎?








 [1]兩人為揭發水門案的華盛頓郵報記者,曾經是世上許多記者的精神導師以及效法對象,但台灣新聞界有多少人知道這兩位的事蹟?

[2]引述一九九七年人權報告書如下:「大批媒體記者聚集在林口白冰冰住宅門口,隔天白曉燕被綁架的新聞更出現在大成報與中華日報上。媒體不顧當時仍生死未卜的白曉燕安危,執意刊出新聞,雖然導致大成報緊急收回部分報紙並且道歉,以及中華日報總編輯張潮江事後辭職下台,但新聞記者和電視台SNG現場直播車仍然明顯地佔據白宅對面空地,甚至每當白冰冰與警方出門誘引歹徒時,緊緊尾隨其後,造成警方辦案的困擾。猶有甚者,在警方追捕歹徒時,部分電視台派出直升機,輕易便曝露出警方形蹤,夜間出勤時,攝影機的鎂光燈、探照燈閃個不停,在在曝露新聞媒體在採訪刑事犯罪新聞時,毫不專業的噬血心態,更使受害者二度受害。
[3]時為廣播電視學系助理教授。

[4]台大新聞所兼任的實務教授。

[5]中天電視台(請參閱〈空與地的野獸〉,就是那個大肆播報「獅子與我」的電視台),但票數並非內文所說,當時狀況如下:「中天在開票三十分鐘後,連宋票數就一度變成七百萬票,東森年代也曾開出連戰衝過六百五十萬票,高出實際得票數的六百四十七萬票的情況,台灣到處是『幽靈票』。至於其他的電視台也出現了開票不到半小時,票數即衝到兩、三百萬票的情況,從四點開票到五點二十分,全台灣就已經開出一千萬票了。因此,連中選會主委黃石城當天在選情中心看到各家電視台這種開票的情形,都懷疑地表示:『我看是假的吧!』」(新新聞890期)而中天在被閱盟點名批判後反而要控告閱盟,但這是後話且按下不表。另外根據新聞公害防治基金會的會談記錄,可以回憶起當時的灌票十台聯軍的種種惡行:「灌爆的電視台,計有:台視1號、2號;中視2號;華視1號、2號;GTV綜合台1號、2號;TVBS 2號;年代1號、2號;東森1號、2號;中天2號;民視1號;而三立則無灌票的現象。本次開票,報導的較為離譜的為年代東森年代灌爆的情形為1號有650多萬票,灌爆的時間持續了將近四十分鐘,東森6點前2號贏140多萬票接近50萬,但中選會6點後大概都是1號贏2號。中天新聞下午443分的廣告時間中出現2號得票735萬票。」

[6]某些方面是如此,但根據2004無疆界記者的調查顯示卻是台灣地區的「新聞自由」(請參閱〈給敗者的凱歌〉,提及記者只是報導例行性軍事演習卻被判刑一事。)排名世界六十。新聞自由和採訪自由之間用字的拿捏,值得細細玩味。

[7]外電所稱的放棄股份,比本地慣常使用不清不楚的「政黨退出媒體」實際多了,更易讓讀者瞭解何謂「退出」媒體。

[8]不負責任媒體的最新例證是2005年中時記者照抄網路文章引起軒然大波,對媒體公信力又一打擊的事件,見〈Triple Fakes〉。

[9]其實所謂的「輿論」,乃是害怕被監督的媒體,特別是聯合、中時搞出來的,在此一事件前有無能烏龍的舔耳案,後有SARS的恐慌報導,由此觀之,媒體不用監督嗎?另外引用當時研究計畫主持人政大新聞系林元輝老師的說法,看看這些媒體的嘴臉吧。「相關新聞推出至今整整一個禮拜了,除了中時林照真和台日的王珮雯小姐通過電話找我查證過虛實之外,沒半個記者訪問過我,我可是計畫主持人啊!」、「沒機緣接受查證或訪問,但我研究室卻從上周三早晨開始灌進騷擾電話,家裡的同類遭遇也從當晚開始,原來陳文茜、唐湘龍、趙少康等自由鬥士的節目格調這麼高!他們天天時時接力不斷的高格調節目是這樣呼籲捍衛人權自由的?後來聽吳老師透露,她家的遭遇也一樣,這些節目的格調更高出平方值來唄!」。其實這段報導並沒有把當時情形詳細報導,欲知詳情請自行蒐集資料,或見林老師原文,非常值得一觀。詳見http://www.esouth.org/sccid/south/south20030424.html

按:〈空與地的野獸〉〈給敗者的凱歌〉與〈Triple Fakes〉均為當時舊文,今日不再重發,不過當時所述之狀況與今日仍無差異。





---

6 則留言:

  1. Elton John那件事我記得
    真丟臉

    我覺得這是民族性
    和記者的教育養成與素質無關

    回覆刪除
  2. 設法找到舊文, 可惜只有〈空與地的野獸〉

    大神快取:

    http://ppt.cc/G_di

    回覆刪除
  3. Can't Handle the Truth 譯成"無法掌握事實",
    可能更貼近新聞界以喜好或偏見來處理事實的角度。

    英文裡有事實與意見兩種對立的概念,
    事實,是已經存在而不會改變的;
    意見,則是以單一角度解釋觀察事物的看法。
    譬如甲拿杯子喝咖啡,是事實;
    甲拿杯子好像要喝咖啡,是個人意見;
    乙穿Prada的洋裝,是事實;
    乙身上那件是名牌的Prada呢,是個人意見。

    事實和意見中間的尺寸是媒體下筆時須格守嚴控的,
    若只會以個人或狹隘的偏見報導,
    自然沒有能力處理事實真相了。
    以上請參考,謝謝。

    回覆刪除
  4. 我家從國小就沒電視,但一直都有訂聯合(可是我也沒學測指考榜首欸可見聯合神話也有失效時),其他資訊上網吸收,偶爾到別人家會看一下,到了大學經常在交誼廳跟著看我才知道"原來現在有線台都這麼誇張噢",而且很多人已經在家裡養成收視習慣了,想請人家轉台還不好意思。

    到底是因為家長愛看養成小孩的習慣,還是電視台使觀眾無形中被誇張化的節目潛移默化,所謂雞生蛋蛋生雞,要把錯歸給誰都很難... 但這次台灣記者在日表現沒有入境隨俗是不爭的事實啊

    回覆刪除
  5. 這些媒體從李登輝接任總統後就從哈八狗變瘋狗啦,這可不是民族性的問題而只是單純的有後台在操縱撐腰

    回覆刪除

歡迎留言。